<b id="pn5rj"><ins id="pn5rj"><em id="pn5rj"></em></ins></b>


<nobr id="pn5rj"></nobr>

    北京積分落戶6000人成為“錦鯉” 其他69城放寬戶籍限購

    2019年10月15日,北京積分落戶人員名單公布:最低分為93.58分,最終有6007人成為“錦鯉”。
     
    《中國城市報》北京人才引進網注意到,雖然北京經常被嘲笑為“中國最難辦的落戶城市”,但落戶的概率也在上升。一方面,今年共有106403人申請落戶積分,成功率為5.6%,比去年提高了0.8%。另一方面,隨著越來越多的城市敞開大門吸引人才,“北票”的比例也在下降。
     
    “北票”的數量減少了。
     
    或降低落戶的競爭難度
     
    今年是北京市實施落戶政策的第二年。2018年,北京市首次宣布實施分數落戶系統,共有6019人入圍。根據124657名申請人的總數,去年的落戶占4.8%。
     
    與去年相比,
     
    2019年實施落戶有哪些特點
     
    北京人才引進網了解到,一方面,今年高分報名的熱情和人數明顯增加。例如,100人以上的有1253人,比去年增長34.9%;另一方面,市場參與者更加活躍,前6007人涉及3700多家雇主,比2018年增加274人。
     
    但從近兩年報考人員的申請情況來看,總體年齡結構基本相同,落戶人員來源比例基本相同,僅合法穩定就業和合法穩定居住在總分中的比例略有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這6000人將不是唯一一個最終在北京獲得戶口的人,他們的子女也將享受這一獎金。例如,2018年,首批落戶積分合格人員已擁有5777名落戶,4498名隨遷子女,實際落戶總人數為10275人。
     
    目前,“北票”約35.5%仍在等待落戶,據2018年北京市居民統計,截至2018年底,北京市常住人口2154.2萬人,比上年末減少16.5萬人。其中,流動人口764.6萬人,占常住人口的35.5%。
     
    雖然落戶的門檻仍然很高,但據北京人才引進網統計,近5年來北京市常住人口比例顯示,“北票”比例逐年下降。2014-2018年,這一比例分別為38%、37.9%、37.2%、36.5%和35.5%。“北票”的減少可能會減少北京點落戶的競爭對手總數。
     
    現有的“積分線”,普通高校畢業生
     
    在北京落戶至少16年
     
    要想成為北京落戶的“錦鯉”,應該滿足哪些條件?根據申報資格規定,參加北京積分落戶申報的人員必須具備持有北京市居住證、不超過法定退休年齡、在北京連續繳納7年以上社會保險、無犯罪記錄四項條件。
     
    落戶的指標分為9項,包括:合法穩定就業、合法穩定居住、學歷、工作生活區、創新創業、納稅、年齡、榮譽認定、守法記錄。
     
    據了解,每年合格人員的情況都不一樣。一方面,申請人在北京工作和生活,每年自然提高3.5分至4分;另一方面,落戶分數是各項指標綜合評價的結果,個體差異明顯。
     
    具體分數可以是落戶,沒有明確的“積分線”,但選擇“總量控制+自愿申報”的原則。
     
    今年,按照每年6000人的落戶量表,確定落戶年度得分為93.58分,分相同分相同。實際公開名單上有6007人,落戶的得分略高于去年的90.75分。
     
    今年69個城市將取消或放寬落戶限購
     
    盡管北京落戶仍是“中國最難”的,但不可否認的是,全國取消戶籍限制的步伐越來越快。
     
    今年4月8日,國家發改委發布《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提出對常住人口在100萬-300萬的二類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戶限額;對常住人口300萬-500萬的一類大城市,全面放寬落戶限額,對重點人群全面取消落戶限額;對規模較大的特大城市,調整完善落戶積分政策。擴大落戶規模,簡化積分項目,確保社保繳費年限和居住年限占主要比例。
     
    根據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發布的《城鄉建設統計年鑒》,這意味著今年城鎮常住人口在100萬-300萬的二類大城市有59個,常住人口在300萬-500萬的一類大城市有10個將全部取消。或者放寬落戶限制。
     
    今年以來,多個城市相繼出臺了新的戶籍政策,試探著“降門檻”:如海口推出了落戶新政新年第一槍;石家莊率先提出“零門檻”;4月4日,杭州新政提出只要全日制高校及以上人才在杭州工作并繳納社保,可以實現落戶;而在“中國落戶第二難”的上海,更應該重視學歷和政策。好吧,除了吸引高學歷、名校和海外人才外,還有13名光子科技、生命科學、生物醫學等領域的高端人才。
     
    “落戶政策自由化是大勢所趨。人力資源流動有利于城市合理規劃,提高資源利用效率。”首都經貿大學特大城市經濟社會發展研究院常務副院長葉唐林在接受采訪時說,盡管放松落戶可能會給城市帶來競爭,但它將促進政府從管理導向向服務導向的轉變。

    5分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