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pn5rj"><ins id="pn5rj"><em id="pn5rj"></em></ins></b>


<nobr id="pn5rj"></nobr>

    戶籍改革城鎮化率“大考”,哪些地方將享受城市紅利?

    最近,廣西出臺了幾項關于深化廣西戶籍制度改革的規定。從12月1日起,廣西將全面開放城鎮落戶條件,取消對落戶的限制,如保險年限、居住年限、就業情況等。
     
    廣西積極放寬城鎮落戶條件,以其背景為依據:根據統計年鑒,截至2018年底,廣西城鎮化率為50.22%,比全國平均城市化水平低9個百分點以上。
     
    11月11日,華南城市研究會副會長于造禮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城市化率的提升對當地經濟發展有非常明顯的帶動作用。”這只是一個簡單的人口“轉移”,從農村到城市,立即帶來巨大的GDP增長。”
     
    隨著2020年城鎮化“大考驗”的到來,不同地區城鎮化率的現狀如何?哪些地方將享受城市化的優勢?
     
    戶籍改革“大考”
     
    2020年即將到來。根據31個省區市此前發布的規劃,人口和城鎮化率有相應的目標。
     
    目前,不同地區的目標是如何實現的?
     
    與之前的目標和2018年的城鎮化率相比,《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一些地區已經提前實現了目標,一些地區即將實現目標,還有一些地區離目標還很遠。
     
    比如,2015年,西藏召開推進新型城鎮化工作會議,提出加快推進中國特色和西藏特色新型城鎮化。力爭到2020年西藏城鎮化率達到30%以上,城鎮常住人口達到28萬人左右,城鎮10萬至50萬人增加到3個,城鎮5萬至10萬人增加到2個,非農業從業人員比例提高到70%。
     
    但到2018年底,西藏城鎮化率已達到31.14%,高于此前目標。
     
    2017年,《天津市落戶城市非戶籍人口促進工作方案》出臺,提出實施差別化落戶政策,嚴格控制中心城區人口增長,適度提高全市四區人口規模,引導擴大落戶人口增長濱海新區、武清區、寶坻區、靜海區、寧河區、吉州區。“十三五”期間,常住人口城鎮化率提高1.4個百分點。到2020年,天津市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84%。
     
    2018年,天津市人口城鎮化率達到83.15%。實現這一目標幾乎沒有懸念。
     
    然而,有些領域可能并不容易實現。根據廣西壯族自治區市新的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2020,廣西市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和戶籍城鎮化率分別達到54%和34.5%,城市人口增加700萬;600萬農業轉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
     
    2017,廣西市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為49.21%,比去年年底提高了1.13個百分點。戶籍人口城鎮化率為31.23%,比上年末提高0.56個百分點。2018,廣西市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50.22%,比去年年底提高了1.01個百分點。戶籍人口城鎮化率達到31.72%,比上年末提高0.49個百分點。
     
    如果我們跟上這一速度,廣西可能無法實現2020的目標。然而,在落戶限制發布后,廣西的城市化率可能會更快地增長。
     
    值得注意的是,廣西有許多明確的規定來保護落戶的相應權利。
     
    例如,廣西建議對已遷入城市落戶的農業轉移人口子女進行分類,并根據相對接近和免費入學的原則將其安排到公立義務教育學校。農業人口向城鎮轉移后,確認的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宅基地使用權和集體收入分配權不受戶籍變更的影響,并能繼續享有農村“三權”的合法權益。
     
    城市化紅利誰來花?
     
    值得注意的是,我國城鎮化已進入下半年。2018年,全國城鎮化率為59.58%,達到世界平均水平。但是,我國的城市化率存在著非常明顯的不平衡。
     
    根據查詢統計年鑒,截至2018年底,從31個省份看,上海城市化率最高,城市人口占總人口的比例達到88.10%。北京和天津分別為第二、86.50%和83.15%。
     
    然而,就城市而言,深圳的城市化率是中國最高的。2018年,深圳城市化率達到99.75%。
     
    于造禮指出,一些城市的城市化率一直很高,確實缺乏進一步推進城市化的動力。
     
    數據顯示,美國的城市化率在80%以上,日本的城市化率在90%以上。中國的一些城市和地區已經達到甚至超過了世界發達國家的水平。
     
    但部分地區城鎮化率遠低于全國平均水平。城鎮化率低于55%的省份包括:安徽、54.69%、河南、51.71%、廣西、50.22%、四川、52.29%、貴州、47.52%、云南、47.81%、西藏、31.14%、甘肅、47.69%、青海、54.47%、新疆、50.91%、總括省區。
     
    于造禮指出,我國部分地區特別是西南地區的城鎮化率仍然很低。隨著城市化率的提升,對當地經濟發展的促進作用非常明顯。”比如,一個農民在農村的收入可能是兩萬或三萬元。只要他去城里,即使他從事一些純粹的體力勞動,如掃地,他的收入也可以增加一倍或三倍。”
     
    他指出,城鎮化率的提高,一方面降低了工業化的成本,另一方面也降低了城市基礎設施的成本。此外,這也是對當地房地產的巨大推動。
     
    但是,城市化率的提升并非一蹴而就。
     
    “城市化率的提高還需要一些先決條件。首先,基礎設施要到位,比如有沒有高速公路和高速鐵路?另外,鎮上還有制造業和工業嗎?如果沒有工業,就不會有那么多工作,也不會有人流入城市。”孫陌生說。
     
    他指出,不同地區的城市化紅利不同。在一些地處高原地區的省份,鐵路建設成本很高,人口基數不大。”與這些省份相比,西南地區將好得多,人口基數大,消費市場大,產業布局更具吸引力。此外,西南地區的基礎設施也很好。我對這方面持樂觀態度。”
     
    同時,于造禮指出,城鎮化率與經濟發展不是簡單的因果關系,而是相互之間的因果關系。”這個地區的工業化水平一旦提高,城市化率自然會提高。因此,要提高城鎮化率,需要從多方面入手,關鍵是吸引投資,特別是引進制造業,因為制造業是解決就業問題的大產業。”

    5分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