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pn5rj"><ins id="pn5rj"><em id="pn5rj"></em></ins></b>


<nobr id="pn5rj"></nobr>

    李惠成:18年艱苦奮斗終于積分落戶成為新廣州人

    改革開放40多年來,首批農民工已達60歲,迎來了退休的高潮。今年9月底,在荔灣區城管局機械化運行管理中心工作多年的維修工李惠成也辦理了退休手續。
     
    工作中的李惠成從2010年11月開始在廣州執行積分入戶政策。李惠成因努力工作獲得的榮譽獎金被評為“廣州積分入戶第一人”,最高分318分是首批1000戶入戶者中的“第一名”。李惠成是農民工融入廣州的典型案例。
     
    李惠成說,他一生中最自豪的事,就是讓孫子能夠毫無障礙地上廣州的公立小學。廣州是一個充滿生機和河流的城市。作為一個后代,李會很高興住在這里。但在內心深處,他總是想回到家鄉廣西。李惠成說,年輕人情不自禁地離開家鄉,但家鄉從來沒有遠離過自己。這一代農民工普遍懷舊。
     
    李惠成工作地點:廣州市荔灣區城管局機械化運行管理中心戶口,歷經18年的艱苦奮斗
     
    “孩子們的書包現在太重了!”李惠成告訴記者。每天下午4點,他騎自行車到石尾塘的一所公立小學,晚上接孫子,輔導作業。退休后,孫子一直是他生活的中心,過著平靜祥和的生活。
     
    此前,作為維修隊的班長,他在骯臟的環境中忙碌,上下攀爬,由于職業原因,身體功能受損。
     
    李惠成從來沒有為這份26年的工作感到難受,因為他以前在廣西蒙山農村過得很艱難。
     
    “1979年,我出去開拖拉機運輸沙石。為了賺取更多的運費,我們還幫助他們在炎熱的天氣上下移動。當我累的時候,我有一些粥來解渴和饑餓。除此之外,我們還要照顧家里的兩畝地。”李惠成說,他們這一代人真的能吃苦,可惜在農村掙不到錢。
     
    1993年,學過修理的李惠成決定到廣州芳村環衛隊應聘臨時工。盡管當時工資只有200多元,但還是比農村好。
     
    當年的農民工中,高中畢業的李惠成學歷很高。他刻苦學習,考上了汽車維修技師,通過努力,兩次榮獲廣州市“優秀城市美容師”稱號。他在積分入戶中僅憑認可度和技術水平就得了240分。
     
    2011年,李惠成通過廣州積分入戶報考,以318分的總成績排名第一。李惠成說,努力工作是為了家庭。兩個兒子小的時候,他和妻子都遠離家鄉。雖然他們無法忍受,但本質上,他們希望自己的孩子過上好日子。
     
    現在李惠成的兩個孩子已經讀完大學,定居廣州,在廣州工作,一家人團聚了。
     
    工作中的李惠成因為思鄉,還想回老家
     
    李惠成說,最自豪的不是他能享受到和廣州人一樣的醫療保險待遇,而是孫子能順利進入廣州的一所公立小學,這意味著廣州已經成為這個家庭的新起點。
     
    在他的朋友圈里,留在家鄉的高中生們晚飯后散步,唱歌,他很欣賞。他在廣州的圈子里,除了他的家庭成員都是工人,還有幾名沒有入戶的退休工人,都回了老家。在他的家鄉,天冷的時候,鄰居可以一起生火。李惠成也很懷念人與人之間的善良。
     
    “孩子們是祖父母帶大的。當我們離開家鄉,把他們交給父母時,他們說你可以放心,”李惠成對記者感嘆道,如果哥哥和妻子不主動照顧孫子,他們就無法集中精力在一個陌生的城市。
     
    現在李惠成的父母都已經80多歲了,他母親因中風正由一名護理人員照顧,這讓人擔心。”只要孫子不在家,我就回老家,能活得長一點。”李惠成說,他們的兄弟姐妹都在廣州安頓下來了,他回家孝順是件大事。
     
    這些已經步入人生第一年的兄弟姐妹,甚至想了一套房子,回到老家一起生活,將來互相幫助。因為他們的孩子不太可能犧牲家庭和工作,回家照顧老人。
     
    勤勞、關愛家庭是第一代農民工的共同特點。他們很少考慮自己,更多的是考慮家人。
     
    第一代農民工會因為家庭來到城市,最終他們會因為家庭離開城市。李惠成稱這種選擇是“成功導致退休”我非常喜歡廣州,但我的根仍然在我的家鄉。這種情緒是無法改變的。他說:“只要我的后代在這座城市過得快樂,那就非常好。”。

    5分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