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pn5rj"><ins id="pn5rj"><em id="pn5rj"></em></ins></b>


<nobr id="pn5rj"></nobr>

    除濟南、青島外,人口大省山東其余市放開落戶

    人口大省山東宣布,將取消常住人口300萬以下城市的落戶限值。
     
    這一消息是在1月9日召開的山東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工作會議上公布的。會議提出,要取消市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下城市對落戶的限制,放寬市區常住人口300萬至500萬的大城市落戶的條件,全面推行居住證制度。
     
    根據2018年《中國城市建設統計年鑒》,2017年,中國城鎮常住人口300萬以上的城市有27個,山東僅濟南、青島兩個城市。這意味著,除這兩個城市外,山東其余15個城市可能都有落戶“零門檻”。
     
    此外,2017年青島市城鎮常住人口為445.83萬人;2017年濟南市城鎮常住人口為404萬人。這意味著兩市還可能進一步放寬落戶的條件。
     
    “山東的發展一直比較‘平均主義’。山東省是一個經濟大省,但缺乏一個在全省乃至全國都有發言權的大中心城市。這一次,山東積極響應國家政策,放開和放寬了落戶,當然也有加強中心城市的目標。要把優勢資源集中到優勢地區。”華南城市研究會副會長孫常熟對《北京人才引進網》小編說。
     
    山東省人口大開落戶
     
    一段時間以來,山東一直在計劃逐步取消城市落戶限購令。
     
    2018年5月,山東宣布取消對省級高層次人才及其父母、配偶、子女共同生活的落戶限制;取消對就業年限、社保年限的落戶限制,高校畢業生和各類專業技術人才的單位性質和居住場所;新老能源改造重點項目急需人才,需取得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門的證明。
     
    在2019年初召開的山東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工作會議上,山東宣布加快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全面取消城市落戶限制。山東省常住人口城市化率為62%,戶籍人口城市化率為51.5%。
     
    2019年7月,山東省城鎮化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關于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的通知》,提出青島市要進一步解放思想,加大中心城區農業轉移人口落戶力度,完全消除了關鍵組對落戶的限制。完善城鎮社區集體戶制度,對有合法穩定工作、無固定住所的人員,及時為落戶提供便利。落實地方政府主體責任,全面取消城鎮和中小城市對落戶的限制。
     
    2020年,山東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工作會議進一步提出,要推進城鄉深度融合,進一步提高城鎮化發展質量。取消常住人口300萬以下城市對落戶的限制,放寬300萬至500萬常住人口大城市落戶的條件,全面推行居住證制度,建立健全城鄉一體化發展的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
     
    山東是人口大省,2018年總人口超過1億。山東省轄17個城市,部分城市人口眾多。
     
    資料顯示,2018年,山東常住人口超過500萬的城市包括濟南、青島、煙臺、濰坊、濟寧、泰安、臨沂、德州、聊城、菏澤。
     
    不過,根據2018年《中國城市建設統計年鑒》,從城市人口來看,只有青島和濟南的常住人口超過300萬。這意味著山東其余15個城市可能全面開放落戶人口。
     
    為什么山東如此積極地放開落戶?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所執行所長潘鶴林在接受《北京人才引進網》小編采訪時表示,山東的政策是朝著貫徹落實國家政策邁出的一步。人口的自由流動將增強整個地區的競爭力,提高當地的生產力,對區域經濟產生重大的積極影響。
     
    此外,山東取消落戶限制的目的之一是提高戶口X人口的城市化率。據悉,山東省戶籍人口城鎮化率與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相差約10個百分點。如果落戶有近千萬農業轉移人口,未來建設投資和消費需求潛力巨大。
     
    上海交通大學經濟學院特聘教授、中國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大城市》一書作者陸明在接受《北京人才引進網》小編采訪時表示,戶籍人口城市化率與常住人口城市化率的差距實際上是人口的比重在當地生活和就業,但仍未獲得當地戶口。
     
    他指出,根據調查,與戶籍人口相比,當地非戶籍人口的消費水平較低。”今后,要提高戶籍人口的城市化率,賦予永久移民戶籍身份,實現城市化,符合城市化發展規律。”
     
    潘海林還認為,放開城市落戶,可能會加快農村人口向城市的流動,這確實會增加建設規模和消費潛力,對城市經濟產生一定的積極影響。
     
    哪些城市有良好的發展機遇?
     
    對山東來說,哪些地區可能最有利?
     
    總的來說,收入高、就業機會多的地區可能會出現更多的人口增長。
     
    根據統計年鑒,山東省總體發展比較平均。2018年,17個城市最低收入接近6萬元。其中,收入超過8萬元的城市有3個:濟南市89168元、青島市89525元、東營市86523元。其中煙臺74062元,淄博69980元,濱州69253元,濰坊68347元,日照68143元,5個城市的房價在68000-80000元之間。
     
    山東省這8個城市的總體收入水平偏高,很可能成為吸引更多人的地區。
     
    此外,公共服務較好的地區將吸引更多的流動人口。
     
    數據顯示,從小學數量看,2018年,山東省共有9674所小學,在校生726萬人,專任教師43萬人,平均每位教師在校生16.86人。然而,淄博、萊蕪、東營、煙臺和濰坊的一名專職教師只有不到15名學生。從數量上看,教育質量更高。
     
    潘鶴林認為,隨著山東許多城市向人口競爭開放,人口可以“用腳投票”,迫使地方政府更加重視利用工業和公共服務吸引人口城市人口遷移與城市工業和公共服務業有關。一個工業和公共服務好的城市將吸引更多的人。公共服務和工業水平低下的城市可能面臨收縮。”
     
    然而,未來山東人口的競爭不僅僅是省內城市之間的競爭,而是全國范圍內的競爭。
     
    陸明指出,農民不一定進入當地城市,而是會選擇優勢發達、收入較高、就業機會較好的地方。”中國是一個市場統一的大國,未來市場統一程度將不斷提高。包括人口流動在內的生產要素將更加自由,因此城市化絕對不是地方城市化的概念。”
     
    孫常熟指出,隨著山東、河南等省提出取消和放寬落戶限制,人口流動產生了“鯰魚效應”,即城市真正把人當成財富而不是負擔,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對于山東省來說,首先要保證優勢資源集中在優勢區域,這是最有效率的。

    5分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