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pn5rj"><ins id="pn5rj"><em id="pn5rj"></em></ins></b>


<nobr id="pn5rj"></nobr>

    黃益平:人口老齡化嚴重,戶口制度該降低門檻

    1月23日消息,北京人才引進網在2020世界經濟論壇年會期間對話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他指出,從城市化角度來說,現在是時候考慮放開戶口制度。放開戶口制度,人員真正做到自由地流動,有利于應對人口老齡化挑戰,促進消費,對經濟增長會帶來很多正面效應。
     
    北京人才引進網:您很早之前就提出,走向全市場經濟需要取消戶口制度。近年為了吸引人才,許多城市都降低了落戶門檻,近日廣東更是宣布將放開廣深外城市落戶。您怎么看待這個趨勢?我們距離取消戶口制度還遠嗎?
     
    黃益平:我認為最近這一撥降低入戶門檻的政策應該是力度非常大的。戶口制度,是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開始實行的,主要就是為了限制人口的流動。你在一個村里出生,除非特殊情況,否則就得在農村過一輩子。從個人權利看,這確實不是一個好的政策安排。不過在改革開放的40年間,對戶口制度已經有很多實質性的突破,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目前有2、3億的農民工在城里打工,但是他們其實沒有城市戶口。但沒有戶口,后果也很嚴重,農民工進了城以后,家人只好留在農村,主要是老人和小孩,造成了很多社會問題,比如留守兒童問題,同時也明顯影響城市的消費與投資,農民工在城里打工掙了錢,不敢消費,存下的錢寄回家里,有的甚至存很多年的錢,然后在村里頭蓋一棟很大的新房子。問題是我們并不知道這些農民工在城里生活了幾十年以后,還有沒有機會回到村里去生活。如果不太可能回去了,那么這樣的建設最后就可能變成一個很大的浪費。
     
    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的時候,我們曾經思考,中國還有一些什么樣的改革政策,可以產生諸如當年重新開始高考和全面鋪開農村大包干這樣的全局性的影響,改變整整一代人的生活。我個人覺得徹底取消戶口制度可能是這樣的一種選擇。中國很快將達成第一個百年目標,正在走向第二個百年目標,取消戶口制度,真正實現人員的自由流動,既是憲法賦予個人的權利,也可以為中國未來幾十年的經濟發展提供持續、強勁的推動力。
     
    未來三十年中國可能不得不面對的一個挑戰,就是人口老齡化。我們在1978年以來經歷了兩輪所謂的人口紅利,也就是人口撫養比的不斷地下降。但是從2010年以來,人口老齡化的速度已經在明顯加快,現在勞動年齡人口每年減少500萬,老年人口每年增加800萬。根據我們的預測,中國人口的撫養比很可能從目前的40%左右上升到2049年的67%。老齡化會給經濟帶來兩個方面的直接影響,一個方面是勞動供給減少;另外一個方面是消費需求變弱,因為人老了之后消費也會減少。這兩個方面會導致經濟增長乏力,我們看老齡化比較嚴重的一些國家,比如說日本,經濟發展就很遲緩。
     
    但現在看,中國應對老齡化的這兩個挑戰都是由可能的。應對勞動年齡人口減少,主要可以通過更好地利用人工智能、機器人,我們的研究表明,人工只能的運用是有可能抵消老齡化帶來的勞動力減少的負面影響的。應對消費疲軟的主要策略就是進一步推進城市化。我國目前的城市化率是60%,城市居民的平均消費大概是農村居民的兩到三倍。如果我們有辦法在未來的三十年間把中國的城市化率提高到80%,讓大量的農民進城,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支持消費增長。根據我們的測算,城市化帶來的消費增長可以遠遠抵消老齡化帶來的消費減少。
     
    所以,徹底取消戶口制度應該成為我們加快落實的政策目標。過去幾十年在這方面一直是雷聲大雨點小,但最近各地的政策力度比較大,尤其是在地級市這個層面,除了規模比較大的少部分城市,其它基本上都放開來了。我相信,在未來三十年城市化將成為推動中國經濟甚至世界經濟增長的一個重要力量。但在取消戶口制度、推進城市化的過程中,有兩點需要注意。第一,地方政府應該盡量采取一些措施保持過渡期的平穩,過去一些政府部門對放開戶口制度有抵觸情緒,一是因為城市資源有限,大量的農民進了城,如果沒有足夠的公共資源支持,會造成發展中國家比較普遍的城市病問題。二是農民進城,有可能在短期內影響城市居民所占有的資源,比如醫療、教育、交通甚至住房。第二,過去政府似乎鼓勵發展更多的小城鎮,這個可能從效率上來說是比較低的策略,同時也不符合全球城市發展的大趨勢。其實最有效率的做法還是應該發展大城市,因為大城市的規模效益比較高,經濟機會也多,但前提是需要提高城市的管理水平。

    5分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