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pn5rj"><ins id="pn5rj"><em id="pn5rj"></em></ins></b>


<nobr id="pn5rj"></nobr>

    兩份文件為戶籍“破壁拆墻”速度按下快進鍵

    當日,兩份文件發布,按下戶籍“拆墻拆墻”速度快進鍵。
     
    4月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和國家發改委發布兩個文件,都提到了戶籍制度改革。文件指出,城市群內部城市“破壁”,率先實現了長三角、珠三角戶籍年限與城市化的累計互認;還要求試行戶口常住戶口登記制度,專家表示,該制度有望減少“人戶分離”現象。
     
    當前形勢指出,2014年后,中國落戶限購政策加快對外開放,從今年“全面放開對建設城鎮和小城市的限購”到今年“逐步放開對部分特大城市以外城市的落戶限購”。
     
    專家表示,逐步開放戶籍也是為了適應我國不同發展階段的需要。通過高質量城鎮化,促進高質量產業發展。今后,戶籍有望回歸統計職能本身。
     
    落戶在城市群內的不同城市之間更方便
     
    4月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建立更加完善的市場化分配制度和要素機制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其中“深化戶籍制度改革”的內容出現了與通常的配方相比,相對較新的配方。
     
    《意見》提出,探索推進長三角、珠三角等城市群實現戶籍準入年限與城鎮化的累計互認。
     
    目前的情況是,這是國家發改委去年2月首次提出這一政策,中國已經明確再次提出這一政策。與去年相比,首次實施這一政策的城市群顯然是長三角和珠三角。
     
    據悉,所謂同一城市戶籍準入年限的累計互認,是指同一城市群內不同城市之間居住、社會保障等落戶指標的統計年限。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后,將繼續按原來的統計年計算,而不是重新開始。
     
    “比如,你這幾年在一個大城市積累了一定數量的落戶指標。在這個時候,如果你想改變一個城市的發展,那將是非常困難的,因為落戶指標應該從頭開始計算。現在有了這個政策,同一城市群中不同城市之間可能就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研究員馬慶斌說。
     
    馬慶斌認為,城市群內部的人口流動已成為我國新的經濟現象之一。過去,人們更關注中西部向東部的人口轉移。目前,在東部城市群內,不同城市之間的人口流動非常頻繁。
     
    馬慶斌認為,當前國家戰略把城市群作為推動城市化發展的主體,城市群被視為經濟發展的新動力和新增長極。實行戶籍準入年限與城鎮化的累計互認,有利于為城市群居民提供便利,增加城市群對人才的吸引力,進一步激活城市群的發展潛力。
     
    為什么政策率先選擇了長三角和珠三角?馬慶斌認為,兩個城市群經濟活躍度高、人口涌入多、就業機會多,居民在不同城市之間流動頻繁,需求最為迫切。京津冀城市群具有北京首都的特殊性,沒有作為試點。今后,也有可能逐步擴大到成渝城市群和長江中游城市群。
     
    “常住”可減少“分居”現象
     
    該局指出,早在2013年,公安部就表示,到2020年,基本形成常住戶口戶口形式的新戶籍制度。2019年,公安部副部長孫立軍,表示要加快建立新的戶籍制度。除落戶特大型、特大型城市和跨省遷移審批制度外,還應積極探索和實施戶口常住戶口制度。
     
    馬慶斌認為,“常住”將成為今后落戶的重要標準。目前,有一大批人的戶籍在家鄉,但他們的常住地在大城市。這一政策有利于減少“人戶分離”現象,保證這些人也能享受到戶籍帶來的好處。
     
    在馬慶斌看來,隨著戶籍政策的不斷放開,未來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資源也應與人口規模相匹配。這也是《意見》提出“城市教育、就業創業、醫療衛生等基本公共服務與常住人口掛鉤,促進公共資源按常住人口規模配置”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所有城市都會試行戶口常住戶口登記制度,意見提到的范圍有限,即“在部分特大城市以外的城市,放寬ZCB10X的范圍”。
     
    馬慶斌說:“事實上,這里只有兩個特大城市,即北京和上海。”。近年來,只有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四個人口超過1000萬的特大城市實行落戶限購。其他城市基本打破了戶籍“壁壘”。然而,由于城市定位的原因,北京和上海比廣州和深圳更嚴格。
     
    2014年后中國落戶限制加速開放
     
    除上述意見外,國家發改委當天還發布了另一份重要文件《2020年新型城鎮化建設和城鄉一體化發展的重點任務》,涉及我國城鎮化的制定,也傳遞出一些不容忽視的關鍵信號。
     
    文件提出,要督促300萬以下常住人口城市全面取消落戶限值,推動300萬以上常住人口城市基本取消重點人口落戶限值。
     
    根據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最新發布的《2018年城市建設統計年鑒》,目前長沙、昆明等29個城市人口超過300萬,成都等15個500多萬人口城市和6個1000多萬人口城市。這六個城市是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天津和重慶。
     
    因此,除上述城市外,所有城市將全面取消落戶限購令。上述城市將放寬和放寬落戶限制,對在城鎮就業生活穩定的新生代農民工、在城市工作生活5年以上并在全國流動的農業轉移人口,基本取消落戶限制,農村學生入學參軍進入城市人口。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國務院提出了力爭到2020年,全市農業轉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達到1億人左右的目標。此后,中國放寬落戶限制的政策不斷加快。
     
    2014年,國務院提出全面放開城鎮和小城市對落戶的限制。
     
    2018年,國家發改委將進一步擴大對中小城鎮全面取消落戶限購的城市范圍。
     
    戶籍改革進程正在加快,今年的表態已經變成“放開部分超級城市以外城市對落戶的限制”。
     
    據悉,去年我國城鎮化率剛剛超過60%的門檻,中小城市也有不少。雖然發達國家的城市化率在80%左右,但中國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馬慶斌認為,近年來,我國戶籍改革不斷加快,對城市落戶的限制逐步解除,這不僅是一個城市化問題,更是一個背后的工業化和現代化問題。經濟發展到一定水平后,我們需要更多穩定的勞動力,而不是一批來去匆匆的年輕人,缺乏對城市的忠誠和歸屬感。特別是在未來,該行業應更多地應用人工智能技術。有經驗、有奉獻精神的產業工人是一個城市急需的人才。留住這些人才,實現高質量城鎮化,促進高質量工業化和高質量經濟發展。
     
    馬慶斌說:“逐步放開戶籍的過程,也是為了適應我國不同發展階段的需要。”。

    5分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