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pn5rj"><ins id="pn5rj"><em id="pn5rj"></em></ins></b>


<nobr id="pn5rj"></nobr>

    應屆生為追回戶口違約金,把公司告上法庭

    “長安居大不易”,在帝都求職的小伙伴們常有此感慨,“攔路虎”之一正是北京戶口。無論是對于應屆畢業生還是用人單位來說,都容易因北京戶口而產生煩心事。
     
      日前,北京法院公布的一則裁判文書顯示,信達證券的前員工仝某與公司對簿公堂,希望討還離職時被迫支付的戶口違約金7.65萬元,并稱信達證券“不繳納違約金無法開具離職證明”。公司方面則認為,解決戶口并非法定義務,員工單方違背5年期約定離職,出爾反爾要求返還違約金的行為,屬于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最終,法院未支持員工的訴求。事實上,對于注冊地在北京的國企券商來說,與員工之間產生關于北京戶口的爭議并不少見。
     
      北京二中院發布的勞動爭議案件審判白皮書中特意提到:勞動者在入職時應當結合自身條件,充分考慮崗位前景、工資報酬、福利待遇以及其他難以用金錢衡量但與勞動者職業發展直接相關的因素,在權衡利弊后作出理性選擇。
     
      應屆生員工:要求違約金返還
     
      因離職時的不愉快與前東家對簿公堂,對首次求職的應屆生來說殊為不易。關于北京戶口引起的爭議和糾紛,往往充當著導火索的角色。
     
      日前,北京法院公布的一則裁判文書顯示,信達證券于2015年7月錄用的一名應屆畢業生仝某提起訴訟,要求信達證券返還其已支付的違約金7.65萬元及孳息。
     
     
      具體來看,在訴訟請求中,仝某介紹,其以應屆畢業生身份進入信達證券,擔任固定收益研究員,并簽訂三年期勞動合同。合同到期后,雙方續簽了三年合同。2019年7月,仝某因自身原因申請離職,后前往中國居民養老保險擔任研究員。
     
      員工離職本應好聚好散,不過爭議點即在于雙方此前的簽訂了“五年之約”的補充協議。仝某稱,入職時信達證券以解決北京市戶口為由,約定仝某服務期限為2015年7月-2020年7月,約定違約金為40萬元,每服務滿一年服務金遞減8萬元。
     
      在仝某提出離職后,按信達證券要求,不繳納違約金無法開具離職證明。仝某“被迫”將違約金打入信達證券賬戶,隨后信達證券為其出具了離職證明。仝某認為,信達證券以“解決北京戶口”為由約定違約金,違反了《合同法》的規定應屬無效,故而提起訴訟要求違約金返還。
     
      信達證券:系員工自愿選擇
     
      面對員工“被迫”支付違約金的質控,信達證券方面顯得更為委屈,并進一步說明了此次勞動爭議糾紛的具體情況。
     
      對于補充協議中以“解決戶口”為由約定違約金的情況,信達證券表示,解決戶口并非法定義務,而是基于北京戶口的稀缺性。仝某積極爭取信達證券為其解決北京戶口,是其在畢業時選擇就業公司的重要考量因素。該條款是雙方真實表示,信達證券不存在違反行為。
     
      在雙方訂立五年之約時,仝某可以選擇不簽訂補充協議將戶口遷回原籍,也可以選擇工作至服務期屆滿后離開信達證券,亦可以選擇提前離職并按照約定支付損失。在此情況下,仝某選擇提前離職,且未表達過希望將戶口遷回原籍,信達證券認為,這表明其基于謀求更高待遇等想法,自愿選擇了第三種方式。
     
      信達證券表示,在公司配合仝某新東家完成背景調查并幫助其順利入職后,仝某出爾反爾要求返還違約金的行為,屬于違背誠實信用原則。根據民法通則,債務人的主動清償行為受到法律保護,一旦清償便無法要求法律支持返還。
     
      頗有意思的是,信達證券認為仝某離職系基于“謀求更高待遇”。而在訴訟中,信達證券更列出大量證據,意圖說明仝某的待遇水平良好,且其離職給公司帶來相當影響。
     
      據信達證券稱,在公司制度和勞動合同均未承諾提職漲薪的情況下,公司將仝某作為重點培養對象,4年內晉升并調薪兩次、仝某工作期間月均稅前收入2.66萬元(不含現金收入)。作為一個剛步入職場四年的新人,仝某的工資收入遠高于行業同級別員工的收入水平,且高于同部門同崗位同職務的其他同事。
     
      另外,仝某所在部門及其從事的固定收益業務在2016-2018年已連續三年虧損,對信達證券整體業績下滑產生重大影響。不過,信達證券稱,其為了員工發展,仍確保其享受較高的工資和福利。截至2018年底,信達證券為仝某共發放固薪62.13萬元獎金65.4萬元;承擔社保、公積金、補貼等福利成本37.20萬元。
     
      針對雙方訂立的“五年之約”,信達證券表示,仝某以應屆生身份入職,不具備任何工作經驗和投資能力,無法帶來業務收入,約定五年服務期是建立在研究員成長曲線上的判斷。從行業普遍規律來看,從研究員成長為一名合格的投資助理需要3-4年,而研究員成長為投資助理、投資經理后,才是反哺公司和貢獻價值的開始。仝某突然提出離職,“造成了難以彌補的經濟損失”。
     
      法院:應遵循誠實信用原則
     
      無論是“不支付違約金就不開離職證明”,還是“離職造成經濟損失”,在法院審理層面,因辦理北京戶口而約定服務年限、違約金是否有效?
     
      有資深法律人士指出,單就《勞動合同法》而言,其只對專項培訓約定了服務期,但也并沒未規定在其他情形中不能約定服務期。在落戶約定服務期中,單位提供了勞動報酬以外的待遇,作為員工獲益后,自愿承諾服務期,讓渡一定期限內的辭職權,屬于雙方的協商一致,符合勞動合同法合法、公平、平等自愿、協商一致、誠實信用的原則。
     
      而根據《北京市高級居民法院、北京市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關于勞動爭議案件法律適用問題研討會會議紀要》中的規定,用人單位為其招用的勞動者辦理了本市戶口,雙方據此約定了服務期和違約金,用人單位以雙方約定為依據要求勞動者支付違約金的,不應予以支持。確因勞動者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給用人單位造成損失的,勞動者應當予以賠償。
     
      在此次信達證券與仝某的訴訟中,北京市西城區法院同樣援引了誠實信用原則進行說理。法院指出,當事人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仝某在提出離職申請后,通過手機銀行主動履行了交納違約金的義務,應視為對補充協議的履行。
     
      另外,仝某作為具有一定知識水平的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當知悉該行為的法律后果。仝某自述“如不支付違約金,將不能取得離職證明導致無法入職新單位”,由此可見,其支付違約金的行為系從其自身利益出發進行權衡判斷的結果。基于此,一審法院認為仝某要求返還違約金的請求缺乏法律依據,對其訴求不予支持。
     
      事實上,對于注冊地在北京的國企券商來說,與員工之間產生關于北京戶口的爭議并不少見。此前,銀河證券在2016年的一起訴訟中也呈現類似情形:承諾辦理戶口并約定5年服務期,但在入職兩年后員工即提出離職,且在支付違約金后起訴公司要求返還。不過,彼時5年期違約金僅為10萬元。至2015年,這一違約金數額已升至40萬元。
     
      2018年5月,北京二中院發布勞動爭議案件審判白皮書,其中特意提到類似案例。單位為員工辦理北京戶口,約定違約金的目的在于留住人才,而非為了收取錢款。勞動者在入職時應當結合自身條件,充分考慮崗位前景、工資報酬、福利待遇以及其他難以用金錢衡量但與勞動者職業發展直接相關的因素,在權衡利弊后作出理性選擇,從而避免違約現象的發生。
     
      券業北京戶口get指南
     
      第一份工作往往是應屆畢業生從菜鳥新人到業務熟手的轉換平臺,更是員工職場生涯的首個標簽。對于在帝都求職的應屆生上來說,北京戶口當然是重要選擇因素之一。
     
      不過,隨著近年來北京人才引進的不斷收緊,即便是來自各大高校的優秀應屆畢業生來說,北京戶口也算得上是“稀缺資源”。另外,由于戶籍問題無法在勞動合同上體現,公司和新員工往往是通過補充協議或者口頭約定的方式進行承諾。
     
      哪些證券公司有可能為新入職員工解決北京戶口?國企券商自然優勢明顯。據券商中國小編草根調研,中金公司、中信證券、中信建投等行業龍頭券商戶口名額相對較多,但大多不會承諾百分百解決,多數時仍需要采取搖號、抽簽的方式進行。而如首創證券等隸屬于大型央企集團下的中小型券商,也可能會有戶口指標,這也成為其吸納優秀應屆生的核心競爭力之一。
     
     
      近年來,隨著北京房價的不斷飆升,北京戶口也被戲稱為“薛定諤的戶口”。作為買房買車等資質的敲門磚,短期內應屆生可能體會不到價值所在,但想要長期定居北京,哪怕是為了追求內心的安定,北京戶口仍是求職者爭相追逐的對象。
     
      而在應屆生之外,北京戶口也并非畢業時的“一錘子買賣”。對于證券行業的金領們來說,其謀求積分落戶的概率也遠超其他行業。2019年10月,北京市公布2019年積分落戶名單,當期申報的通過率僅有5%。其中,多家券商員工殺出重圍,取得“上車”資格。其中,高學歷、高納稅額、擁有合法穩定住所都是重要加分項。
     
     
     
      雖然遭遇事情,但金三銀四的求職季已經開始。準備加入證券行業的小伙伴們,求職季還需多思多想多權衡,“在權衡利弊后作出理性選擇”。

    5分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