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pn5rj"><ins id="pn5rj"><em id="pn5rj"></em></ins></b>


<nobr id="pn5rj"></nobr>

    降低落戶門檻的首要作用并非放松樓市

    萬科首次在中西部地區換防
     
    4月7日,萬科宣布接任首席運營官,萬科中西部地區前CEO王海武。王海武的人事調動引發了一系列連鎖反應。原杭州公司總經理李偉將接任中西部地區萬科首席執行官一職,吳鏑將接任杭州公司總經理一職。
     
    萬科的舊標識就像一張麻將桌。萬科經常搓麻將。日前,它甚至搓麻將換人防身,改變了一圈人。
     
    看完這一圈麻將,我們會發現它背后有一種非常奇怪的現象。我們稱之為“杭州效應”。杭州所有的房地產企業,無論是杭州公司還是浙江公司,大品牌房地產企業的職業經理人似乎都有著良好的職業績效。
     
    杭州公司總經理李偉現已升任中西部地區負責人。李偉的前任劉先生現在是萬科北京地區和萬科集團管理層的負責人。榮信杭州公司總經理現為榮信中國集團總裁。
     
    像這樣的升職案例很多。還有一些人的地位在上升,但他們還沒有離開杭州。例如,榮創杭州公司原總經理王鵬先生,現在已經成為東南區總裁和榮創中國執行總裁。他被就地提拔為執行總裁。龍湖浙江公司總經理兼任龍湖集團副總裁;徐匯浙江公司總經理兼任徐匯集團副總裁。
     
    從前有個叫歐陽修的人,從來沒有來過杭州,但他寫了一篇關于杭州的著名文章。
     
    意思是去杭州的領導都是有權勢的人。而我們今天所說的是,所有來自杭州的房地產專業經理都得到了提拔。
     
    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歷史遺產,其重點是杭州現在已經成為中國房地產發展的前沿。杭州很自豪。它一定是它最不喜歡的書名之一——房地產是個貶義詞。
     
    但無論如何,我們必須正視房地產在房地產業中的積極價值。過去,深圳和廣州是中國房地產業的前沿。近兩年來,深圳、廣州雖然仍在創新、引領、激勵,但已不再走在前列。北京的一些開發商,對房地產的開發有著非常先進的理念,但多年來,北京的開發理念逐漸滯后。從整體開發經營的角度看,杭州已成為中國房地產開發的前沿。
     
    國務院:推進土地要素市場化配置
     
    新華社4月9日電中共中央、國務院9日發布《關于建立更加完善市場化分配制度和要素機制的意見》。在土地要素市場化配置方面,提出了四點建議。(查看房地產)
     
    國務院下發的新文件《關于建立更加完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提出了“要素市場化配置”。這份文件列出了中國目前關注的要素: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和數據。我們不應該關注數據元素,而應該關注土地元素。
     
    國務院文件涉及中國經濟的方方面面。國家發改委文件的重點是城鎮化本身。讓我們看看這兩個文檔中的兩個豌豆是什么樣子的,這兩個文檔中的兩個句子完全相同。
     
    第一句話的意思是,過去使用權是國務院控制的,現在國務院想把這個權力移交給省政府;第二句話可以簡單地翻譯成——可以給中心城市更多的建設用地指標。
     
    目前,中心城市建設用地指標非常緊張。如果這兩項改革能夠順利進行,我國城市化就能實現更高效的發展。
     
    讓我們看看“降低落戶的門檻”。國家發改委的文件提到,除部分特大城市外,落戶限額應全部取消,國務院文件中也提到了這一點。
     
    但有兩點在國家發改委的文件中沒有提到。一是同城互認。比如,我在南京交了兩三年的社保,但我想去上海的落戶。按照之前的標準,上海的社保期限應該從0開始。但是,如果在同一個城市的相互認可得到充分實現,南京的社會保障也將在上海得到認可。
     
    我舉的例子不太合適,因為上海不太可能,但杭州和南京、杭州和寧波、寧波和南京、蘇州和無錫這些城市很有可能相互承認。
     
    為什么沒有提到廣東、香港和澳門的大海灣地區,整個長江三角洲都是如此?中國的香港、澳門和廣州、深圳戶籍要統一,不能強行。相互承認城市化是一項非常重要的改革,當然,目前還處于探索和推進階段。
     
    國家發改委沒有提到的另一點是,“除部分特大城市外,擴大城市落戶限購范圍,試行常住戶口制度。”“除了一些超級城市”,實際上是指北京和上海,那里有更多的大學資源,更容易考上名牌大學。
     
    今后,只要你經常住在這個地方,繳納社保,就不必買房,落戶的可能性很大,在這個方向上,中國過去嚴格的戶籍制度可能會逐步開放。這兩點合起來就是我們過去所說的“破墻”。
     
    我們現在正處在破壁的時代。所謂破壁,就是打破行政區劃與戶籍制度形成的壁壘。
     
    如果從狹義的房地產角度來看,我們將繼續看到各城市繼續發布放寬落戶門檻等政策消息。一旦一個城市降低落戶門檻,新聞媒體就會說“又在放松房地產市場”。說到底,它可能對房地產市場起到很好的作用,但放寬落戶門檻的首要目的不是放松房地產市場,而是促進城市化。
     
    我們看房地產市場,最重要的是看中國的城市化進程是在快速推進,還是按下了暫停鍵——當然,按下暫停鍵是不可能的。所有政策的首要目的都是“城市化”,然后可能間接地對房地產市場有利。
     
    這是國務院新文件中提到的兩大勞動力要素改革措施。我們高興地看到,這些改革措施在日常生活中逐漸成為現實。
     
    如果要對國務院這個文件做一個總結,那就是“從改革中求紅利”。中國的城市化、經濟和房地產市場都沒有問題。

    5分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