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pn5rj"><ins id="pn5rj"><em id="pn5rj"></em></ins></b>


<nobr id="pn5rj"></nobr>

    消除戶籍壁壘,無疑有助于第二次人口紅利的釋放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推進勞動人才社會流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要求暢通有序的流動渠道,全面取消市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下城市落戶限制,全面放寬市區常住人口300萬至500萬的大城市落戶條件。
     
    2019年4月,國家發改委發布《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提出對常住人口在100萬-300萬的二類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戶限制;對常住人口在100萬-300萬的一類大城市全面放寬落戶條件人口300-500萬。這次,中辦、國辦專門下發文件,重申大城市放開對落戶的限制政策,提出了更高層次的人口平穩流動要求。
    人口流動是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社會發展的重要特征。農村人口向城市聚集,小城鎮人口向大城市聚集,將充分激發中國人口紅利。在此基礎上,城市化與經濟發展形成因果關系。城市化一方面促進人口和生產力的集中,帶動產業結構向現代發展,進而帶動經濟發展;另一方面,城市經濟發展吸引人口流入,促進城市化水平的提高。
     
    但是,由于落戶在城市中的局限性,很多長期居住在城市中的人無法享受到與居民同等的待遇,他們對城市的歸屬感也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一些研究指出,一些城市人口有回流的意愿和趨勢。根據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的《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2015年以來,我國流動人口規模發展出現新變化,流動人口規模由以前的持續上升轉變為緩慢下降。據調查,回鄉人口主要為40-50歲和20-30歲。70%以上的歸國人員不愿再外出。
     
    由于戶籍政策等諸多方面的限制,已經逐步進入中老年階段的流動人口無法在城市生活和工作,不得不回到家鄉。但對于年輕一代的流動人口來說,他們在城市的成長和生活是原創的,他們有更強烈的留在城市發展的愿望。政策要積極應對這一需求,逐步實現“戶隨民走”,創造第二次人口紅利,使流動人口能夠在城市中生活,實現不同城市之間的自由流動。
     
    目前,我國人口流動的特點已由早期的垂直流動轉變為垂直流動和水平流動。這意味著人口流動的頻率和范圍將進一步擴大。尤其是對于年輕的人才來說,畢業后在幾個城市生活并不少見。近年來,一些經濟基礎良好的城市參加了“搶人戰爭”,努力吸引高校畢業生和青年人才,這是人才流動的潮流。
    消除戶籍壁壘,無疑將使人才流動更加順暢,緩解人們對異地居住的擔憂。畢業后到一個地方、一個單位工作到退休的想法,不符合時代規律,也不符合人力資源合理配置的要求。放寬戶籍政策,為青少年的入侵創造了基本條件,也改善了鼓勵跨區域人才流動的社會氛圍。
     
    合理的人口結構是城市健康發展的關鍵。開放落戶政策,不僅要把重點放在高學歷人群上,還要為更多普通勞動者創造機會。城市需要高素質的人才,也需要快遞員、接送員、網約車司機等勞動者來維護城市的日常運營。如果這些勞動者沒有城市歸屬感,就可能導致人口結構失衡,相關產業成本和生活成本上升。城市應該包容各行各業的人,讓不同的人在自己的維度上感受到城市生活的美好,而不是“無事可做,無事可做”。
     
    戶籍政策不僅關系到人們的日常生活,而且與社會公平息息相關。《意見》提出,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常住人口享受與戶籍人口同等的教育、就業創業、社會保險、醫療衛生、住房保障等基本公共服務,許多沒有取得城市戶籍的人對城市發展做出了同樣的貢獻,付出了同樣的汗水。應當為他們提供平等的基本公共服務。
     
    在放寬落戶的限制后,也要消除阻礙人才發展的障礙。《意見》還提出,要暢通企業和社會組織進入黨政機關、國有企事業單位的渠道;流動人員的人事檔案可以存放在公共就業服務機構等檔案管理服務機構,公共人才服務機構等,檔案人員的身份不得因檔案管理服務機構的不同而改變。只有不以“身份”限制一個人的發展,才能提高人才資源配置的效率,讓有能力的人才在合適的崗位上釋放自己的才華。
     
    隨著老齡化社會的到來,勞動力短缺將成為困擾社會發展的一個嚴重問題。創造第二次人口紅利是實現可持續發展的重要途徑。經濟增長不能依靠人口數量優勢,而要依靠人口結構優勢、全要素生產率提高、勞動力供給潛力轉化為實際勞動力供給。消除戶籍壁壘,消除城市青年的后顧之憂,享受異地創業就業的平等機會,無疑將有助于第二次人口紅利的釋放。

    5分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