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pn5rj"><ins id="pn5rj"><em id="pn5rj"></em></ins></b>


<nobr id="pn5rj"></nobr>

    就業季悄然而至,一線城市應屆生降維攻勢

    就業需求正在悄然變化。應屆畢業生的“就業季臺風”級別是多少?
     
    隨著國內形勢趨于穩定,各行業紛紛復工,企業的用工需求也浮出水面。當應屆畢業生準備走出校園大門時,又一輪具有挑戰性的“就業季”悄然而至。
     
    當然,如果你搜索前幾年應屆畢業生的求職新聞,你會發現每年的4月和5月都被稱為最困難的“就業季節”。主要原因是應屆畢業生的規模逐年擴大,引起了社會對就業形勢的關注。
     
    那么,當“最大”的應屆畢業生在今年的活動中相遇時,即將畢業的大學生們會做些什么呢?
     
    企業及申請人要求“全面扭轉”
     
    “我從3月份開始提交簡歷和面試,現在我有十多份工作。”
     
    甚至在上學期末之前,學校就業辦公室的老師就提醒應屆畢業生,2020年可能是“最難”的就業季節,但李開杰低估了找到理想工作的難度。
     
    作為廣州211重點大學信息管理專業的畢業生,他一開始對自己的競爭力相當有信心。但在最近的求職和面試過程中,企業面試官并沒有他想象中的那種求賢若渴的態度,“與室友相比,我有很多面試機會,但說實話,我覺得面試崗位的待遇并不理想。”
     
    從4月初老板發布的《2020年應屆畢業生春季招聘就業趨勢報告》可以看出,截至3月31日,春季招聘季積極求職的應屆畢業生人數比去年增長56%,但企業對應屆畢業生的招聘需求規模較大同比下降22%。可見,2020應屆畢業生面臨“僧多粥少”的局面,近90%的技術崗位招聘工資“低于應屆畢業生的預期”。
     
    據李開杰介紹,參照廣州企業的工資水平和畢業時最后一位師兄、師姐的工資,他的目標是月薪稅前8000元,外加五險一金。但在實際面試中,大部分企業的職位月薪都在6000元左右,有的企業的月薪更是高達5000元。
     
    “遠遠低于我的預期。此外,目前還處于畢業實習階段。與試用期一樣,成為全職員工后,工作工資僅為試用期的80%。”這種情況使他的心理差距更大。接到企業的面試邀請,他由衷地感到非常興奮。但現在一想到采訪,恐怕企業的待遇低于預期,浪費時間和精力。
     
    “我也開始反省對工資的要求是否高,但同行業室友的目標工資是1萬元,我說我的要求太低了”,為了找到一份工資更高、待遇更好的工作,他的同學甚至到深圳的幾家大型科技企業坐動車面試,但都沒有通過。
     
    更讓他擔心的是,很多企業在控制薪酬水平的前提下,在面試時也強調了應屆畢業生“一個專業,多個能力”的要求,同時也兼顧了公司的其他工作雖然信息管理專業涵蓋了計算機和管理的內容,但這并不是一門萬能的學科。”李開杰介紹說,在一家薪酬相當不錯的企業的二審中,面試官問他是否曾參加過俱樂部,是否有過推廣或運營微博的經驗,以及能否承擔對外宣傳工作。那時,他停止了說話。
     
    面對這個充滿挑戰的“就業季”,如果應屆畢業生能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那絕對是幸運的。事實上,一些應屆畢業生正在努力表達自己在一家小型和微型企業的工作。
     
    教育已成為一個剛性的門檻
     
    “我覺得今年的大學畢業生找工作太痛苦了。”
     
    談起最近兩個月的求職經歷,上海某高校平面設計專業的應屆畢業生小松無奈地說,他在網上投出的近百份簡歷就像大海中的一塊石頭,幾乎沒有任何消息。
     
    在網上聊天的時候,有一些曾經的大學畢業生有這樣的打算——不管他們是否符合企業招聘的教育要求,他們都要投簡歷一票,試試運氣,看看能不能被邀請面試。怎樣才能有機會通過優秀的面試成績,爭取被企業錄取呢?”但今年這一舉措似乎并不那么容易實施。”
     
    據相關資料顯示,2020年春季招聘季,49.5%的應屆生明確要求本科及以上學歷,比2019年同期高出13%,給學院應屆畢業生留下的機會不多;同時,受此事件影響,不少企業希望用有限的招聘預算來招聘有高等教育背景的應屆畢業生。一些需要“井噴”的行業,如研發、人工智能等,即使要招聘大學學歷的崗位,也都青睞那些有幾年工作經驗的成熟人才。
     
    “現在留給我們的是大專生,可能只有小微企業和初創企業的職位。”小松分析,這類企業的規模一般都不大,而且他們能給的工資也相對較低。”我看過幾份受過大學教育的電子商務藝術工作,工資只有4000元。”
     
    更有甚者,一位同學在采訪一家初創的電子商務企業時,發現對方只付了3000元(加上期權承諾),聲稱可以以合伙人的形式加入公司。”他們有很多。他們在談論自己理想的工作面試,那就是雇傭廉價勞動力,“因此,他和很多同學都珍惜每一輪定期的企業面試機會。除了展示簡歷和作品,他還“花了很多錢”定制了一套正式的面試服裝。
     
    他所在專業的輔導員一直強調,在面試中不要使用“在企業學習”、“在工作中積累經驗”等過多的“謙虛”字眼。我們應該多用作品說話,讓企業知道自己能做什么,這樣才能適應用人企業在招聘中的實際需要,“輔導員強調工作是王道”
     
    小松說,他的一個同學已經提交了200多份簡歷,他說:“即使我們這樣做了,也不容易找到一份薪水合適、有前途的專業對口人。”。目前,面試企業只有七八家,面試結束時只錄取了一家(工資不理想)。買回上海面試的票真是浪費錢。
     
    與仍在一線城市找工作的應屆畢業生相比,另一部分失去信心的新生正計劃“打壓維”。
     
    一線城市應屆生“降維攻勢”
     
    “現在找工作沒用,哪怕你很急。”
     
    當被問及目前的工作情況時,深圳某職業學院的應屆畢業生小謝似乎并不著急。在交流中,他慢慢地揮了揮手,回答“外地人”說:他還沒有遞交簡歷,想等一會兒看看城里的就業機會。
     
    在他看來,現在“不合時宜”急于找一份正式工作我認為2020應屆畢業生的數據是874萬,比2019年增加了40萬,“此外,一些企業受到事件的影響,推遲了招聘計劃,降低了招聘預算。他認為沒有必要趕上這一波高峰來申請。
     
    最近,我看到很多學生回深圳面試,繼續在家玩游戲、睡懶覺。小謝根本沒有投他的簡歷。”與其找工作,不如等著看環境好不好。”
     
    據相關數據顯示,今年春季招聘季,中小微企業需求不足,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地應屆畢業生招聘需求近三年來首次降至30%以下。一線城市新生比例下降1.6%,二三線城市新生比例上升3.3%。
     
    “為什么急著找深圳班的公司,房租這么貴,看看東莞、佛山的工作不好?”小謝強調,即使投簡歷找工作,他也會優先考慮深圳周邊城市的企業。”首先,臨深市房租普遍不高。比如在科技創新企業云集的東莞塘廈、松山湖,租金都在1000元以上,“他說深圳的新生去二三線城市求職,就像‘打壓維修’一樣,當地企業也會高瞻遠矚,“是的,東莞和佛山的工資沒有深圳高。但房租、生活費這么低,價格這么便宜,我反而可以省點錢。”
     
    小謝說,身邊的幾個同學也有這個想法。我們覺得,即使在臨深找不到好工作,也可以回潮汕老家找個合適的機會。”可與當地職業學校應屆畢業生競爭相關職位。這樣的話,你還可以住在家里,省下房租。”
     
    據他了解,揭陽的新生工資能達到4000多元。另一個室友老家(珠海)的工資更高,高達5.6萬元。因此,幾名家鄉經濟環境好的學生打算7月份畢業后回家找工作。”強迫自己留在一線城市工作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房租很貴,又不能省錢。”
     
    或許,這樣的心態也代表了很多在一線城市學習的新生的心態。他們認為,自己的畢業學校和城市背景可以成為一些新的一、二、三線城市的熱門人才,同時可以對本地新生形成“降維攻勢”。
     
    [結論]
     
    當出現874萬應屆畢業生和突發事件時,2020年是最具挑戰性的“就業年”。盡管在這一時期,人工智能、5g、物聯網等一些技術創新企業出現了用工需求的逆勢爆發,但似乎這還不足以容納如此龐大的應屆畢業生群體“落戶”。
     
    不斷減少的招聘預算,并沒有使一線企業降低對招聘崗位的專業、學歷、經驗等方面的要求,甚至不斷提高。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條件也在加速一線城市人才向二三線城市的涌入,同時豐富了部分低線城市的人才儲備和創新能力。這是另一個積極的信號嗎?

    5分3D